安德烈·克罗多
André CLAUDOT, 1892-1982

安德烈·克罗多于1892年出生,父亲是一名弦乐器商人。1908年起,克罗多进入第戎美术学院学习,并开始在当地的报纸上投稿刊登自己的素描作品。1909年,获得其所在省份发给的奖学金之后,克罗多北上巴黎,进入巴黎国立装饰艺术学院就读。在此期间,他曾和马蒂斯一起在独立艺术家沙龙展出作品。他和一些无政府主义者经常往来,并为一些反对教权的报纸,如《极端自由主义者报》、《光明》、《无政府主义期刊》等,创作素描画。1911年,克罗多发表于《极端自由主义者报》的一幅插画令他差点吃了官司,他的名字也出现在法国当时记载有2500名疑似“反战份子”人员的“B名册”中。但他并没有遭到扣押,而是和别人一样在1914年入伍参战;在大战期间以及战后,克罗多始终与极左及和平主义媒体保持合作。当时他在巴黎的工作室就位于蒙帕纳斯的“蜂巢”街区。1926年,他对于东方的满腔激情促使他来到中国,先后在北京和杭州两地的国立艺术学院中任教。1931年,他重返巴黎,随后又回到自己曾开始学习绘画的第戎美术学院任教。1941年去职后,他转而投身法国在德占时期的抵抗运动,随后成为法共的一员,积极参加解放斗争。

 

克罗多的晚年时期则主要以绘画创作和教学为主。1978年,导演贝纳尔·白萨就克罗多的生平拍摄了纪录片《倾听克罗多》;纪录片遭到一定程度的查禁,直到现在,公共放映仍然困难重重。不难想见,克罗多在片中谈到了他在中国多年旅居的经历,尤其是和中国画家林风眠之间的交往;这两位画家在第戎相识并成为好友。年长林风眠十岁的克罗多在艺术和思想方面对这位中国艺术家有过十分重要的影响。这一话题,以及这两位不同国籍的艺术家之间的特别关系是值得作为一项具体的研究项目深入探究的。1926年9月10日,克罗多携夫人到达北京时,林风眠将其描述为是“天性浪漫,富于创造,因而厌恶模仿机械式的学校教育”。显然,林风眠请克罗多前去任教是希望他能带动形式主义绘画方面的探索,从而与徐悲鸿倡导的学院派自然主义相抗衡。1927年5月,林风眠发起并组织了“北京艺术大会”,克罗多在其中就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大会的举办以法国的沙龙展为范型,是中国第一次大规模的现代艺术展出。同样可以料想,大会对于学院派艺术所持的激进反对立场和克罗多的影响也有相当大的关系。1929年,由包括陈卓坤、李可染等在内的十八名美专学生创办了学术团体“一八艺社”,克罗多和林风眠一起作为导师予以支持。此后,“一八艺社”在上海举办了一系列推动中国木刻艺术兴起的活动,还尤其得到过鲁迅的支持。

 

1931年回到法国后,克罗多举办过一次展出,展示其在中国创作的全部作品。其中大部分油画和素描作品如今已变得十分罕有,是现今非常珍贵的作品和资料文献。克罗多的风格在当时被林风眠定义为“新印象主义”,这或许是为了避免他的激进态度可能在评论界引起的不满。而事实上,他的风格更接近于野兽派、立体主义和表现主义等二十世纪初的先锋画派。

 

安德烈·克罗多自1926年到1931年分别在北平国立艺专和杭州国立艺专任教,有众多中国学生,如萧淑芳、李可染等。

待售作品
已售作品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