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野兽派向左,自然主义向右

 

【视野】野兽派向左,自然主义向右

2014-04-10 中华艺术宫

 

 

上世纪40年代末,吴冠中在巴黎学习绘画。关于人体素描、线条的流动性,以及油画创作中的用色等问题,他有些疑惑。他向一位“野兽派”大师讨教,埃米尔·奥东·弗里茨,是他给予了吴冠中启发与火花。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先后执教于巴黎现代美术学院、斯堪的纳维亚美术学院、格朗旭米埃画院。吴冠中和赵无极都曾跟随他习画。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背转身的女体》油画 46x38厘米 1925年前后。

该作品目前展陈于中华艺术宫41米层“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坐在椅子上的裸女》油画 55x38厘米 1920年前后。

该作品目前展陈于中华艺术宫41米层“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今天,奥东·弗里茨被称为“巴洛克式的野兽派画家”。看看他作品中的色彩和曲线,明艳和并置排列的均匀色块在1905年的秋季沙龙上受到了好评,评论人甚至说他的作品让人觉得身处“关押野兽的笼子里”。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Port d'Anvers》 1905油画

 

 

1905年,亮相秋季沙龙的还包括亨利·马蒂斯的《戴帽子的夫人》。

 

 

弗里茨的作品中,风景和人物元素形成了跃动的画面构图,或者说形象趋于简化。而在画面中使用多样的色层勾勒出种种图纹和线形的方法,在赵无极初抵巴黎后的部分作品中还可以看到些许影子。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女人和鸟》油画 118x89厘米 1928年。

该作品目前展陈于中华艺术宫41米层“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1907年后,当他的好友正和毕加索开始着手探索立体主义的时候,弗里茨却继续着他在风景、静物等主题上的创作。保留线条的力度、对色彩和对比色的运用与把握,弗里茨逐渐远离了野兽派风格。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Roofs and Cathedral in Rouen》油画 119x95.5厘米 1908

 

 

 

尽管曾接触到立体主义这一新颖的画风,但弗里茨最终还是决定回归塞尚(自然主义)。一战期间,弗里茨参军并直到战争结束。1919年他回到巴黎,除了前往土伦和汝拉山的几次旅行,一直居住在巴黎直到去世。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秋日的劳作》(初稿)纸上铅笔素描 22x26厘米 1908年。

该作品目前展陈于中华艺术宫41米层“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参观贴士:

 

更多埃米尔·奥东·弗里茨的作品,请至中华艺术宫41米层“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参观欣赏。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 《花瓶静物》油画 81x66厘米

 

 

埃米尔·奥东·弗里茨 《蓝色海岸风景》钢笔墨彩素描 24.5x21.5厘米 1930年前后

 

 

 

上海与巴黎之间——中国现当代艺术展

 

 

展览时间:2013年10月1日-2014年5月30日

展览地点:中华艺术宫41米层7、8、9、10展厅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