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奎琳画廊延续中西融合 首推当代艺术家常易个展

 

艺术中国 | 时间: 2014-01-21 14:46:02 | 文章来源: 艺术中国

 

艺术家常易(Christian CHAMBNOIT)向来宾们阐释创作理念

文/许柏成

 

2014年1月18日,法国艺术家常易(Christian CHAMBNOIT)个展在位于上海商城西峰的杰奎琳画廊开幕,这是一直以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中叶法国艺术品为主要推介的杰奎琳画廊第一次推出当代艺 术家的作品。常易,1965年生于法国,1999年起生活于台北,2007年离开台北定居上海,曾为多本国际知名时尚杂志与传播机构提供封面摄影并担任艺术总监,目前以自由摄影师身份游走于时尚、商业与艺术摄影之间。

 

这次展览共展出了常易的水墨作品、数码和湿版摄影作品近30幅。其中绘画作品大多用水墨形式描绘了植物、昆虫或人体的器官,而在这些植物、昆虫、器官相对应的地方都标上了足三里、华盖、璇玑这样指代人体穴位的名词,常易说他非常热爱中国的针灸这门学问,他认为针灸是基于一种生命的术,无论是动物、植物还是昆虫,只要是有生命的个体身上都存在经络,而他特别喜欢用中国的水墨来表现他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现场观众入神地欣赏画作

 

常易的摄影作品则包括有以传统的湿法摄影术迚行的创作,也有数字影像作品,镜头所关注的是一些微小的生命,带有金属质感的小虫子,蝴蝶、人物等等。在经过复杂的制作工艺加工后,这些不为人们所留心的小生命被艺术家赋予了肖像画般的美感与价值。无论是绘画还是摄影,作品的唯一性都是艺术家创作的一个主旨。

 

作品的装帧形式也很有特点,纯粹的墨色形象呈现在经过处理的泛黄的宣纸上,然后用针线、金属条等最朴素的形式固定在包豪斯现代风格的画框中,显得古意十足而又现代亲近。这些宣纸经过了艺术家用咖啡的浸染,甚至是盐的轻微腐蚀,但他的作品并不是追求新式或是古味,常易说:“我只是像一个炼金术士一样,将这些材料过滤、滗析、蒸馏,这些材料都是有生命的,我期待着他们相互作用产生的效果。这种艺术探索的未知性非常美妙,而这也正是宣纸、毛笔、墨汁等中国绘画工具材料强烈吸引我的一个重要原因。”

 

画廊负责人吴敏僖为大家介绍艺术家

 

在展览入口处摆放了一件常易与另一位生活在上海的法国影像艺术家Bastien Robilliard合作的影像作品《呼吸》,画面中一支百合花在摇曳,上面也用英文注明了各种穴位名称。作品中百合花的图式来源于科学词典中对植物的表现样式,图像是由常易拍摄了无数张百合花的照片,最后通过科技的处理让它动起来。展览中有一组数码摄影作品《亚当与夏娃》非常吸引眼球,作品以重新展示中国的针灸为题材,照片取材于一男一女两名塑胶模特,经过了艺术家的数码处理,在人体表面标上了针灸的穴位,然后艺术家又在影像作品的表面加上了钉子,钉子在基督教里带有耶稣受难的观念,因此这件作品同样表现了艺术家对中西观念融合的思考。

 

这是杰奎琳画廊首次推出在世的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杰奎琳画廊负责人吴敏僖说:“我们目前正在中华艺术宫做“大师的大师”这样一个展览,是追寻徐悲鸿等20世纪中国大师去法国学习的足迹,是一个关于中西文化融合的学术命题,而常易在法国生活了近30年,又在中国生活了20年,他的中西融合正好是与徐悲鸿他们一代相反的一个方向。常易的艺术已经走到了一个中间地带,我们很难单凭他的作品判断他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常易将是我们唯一推广的当代艺术家,如果未来还要选择当代艺术家的话,他的作品中一定要有中西艺术的交融与碰撞,他本人也要有在东西方生活和历练的经历。不同于一些明星艺术家,常易一直保持着艺术的独立性,而且他很谦卑,这也让我们格外珍惜与他的合作。”

 

展览开幕现场

 

与艺术家常易(Christian Chambenoit)对话:

 

作为一名非常大牌的摄影师,绘画与摄影二者对于你是怎样的关系?水墨是第一次展出吗?

 

对我来说,摄影与绘画一直都是两者同时进行的,包括素描、水彩、摄影等等艺术形式一直都在进行,水墨并不是第一次展出。

 

常易 亚当 摄影 73×162cm

 

在这次的作品里很多以动物、植物为题材,你对他们的兴趣始于何时?

 

在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会带我去博物馆,但是当时我对知性的文化艺术并不是很感兴趣,我更喜欢自然历史博物馆,我觉得昆虫和动物标本比那些当代艺术更加有趣。

 

为何选择水墨作为创作语言?在你看来水墨和油画有什么不同?

 

在我看来水墨和是油画完全不一样的,油画是可以在脑子里勾划,然后一点一点实现的,而水墨是要一气呵成的,当一笔落下去就不可能再收回了。我非常喜欢毛笔的感觉,让我的内心非常安静。

 

常易 针灸术 纸本水墨 70×140cm

 

您的水墨作品很多涉及到中医针灸,你为何会对这些题材感兴趣?

 

我非常热爱针灸这门学科,我觉得针灸是基于生命的一种术,无论植物还是昆虫,在任何生命上都能找到这种经络的存在。

 

你在中国生活了近20年,中国的文化对你对自然的理解有什么影响?

 

当我用中国的笔、墨、宣纸来画动、植物、昆虫,我会有这种特别强的欲望,很感兴趣,感觉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但我不会用油画来表现,那是非常让人厌烦的。中国的创作手段能启发我画这些东西。从技法的表现上我觉得中国水墨的技法更亲近,但是中国画的主题并不太吸引我,西方的主题更加吸引我。

 

常易 无题041 纸本水墨 70x140cm 

 

您觉得这是否与中国画的材料有关系?

 

当我在台湾的时候,有一个中国画家朋友专门教我怎么画中国画,我发现要按传统方法画好中国画太难了,需要太长的时间,但是笔墨宣纸对我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我就决定拿这样的工具来表现我自己脑子里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另一方面,我非常喜欢黑色和红色,这两种颜色在中国画里很突出,特别吸引我。而在西方有很大的比例是颜色,水墨画的工具正好呼应了我的兴趣。

 

这些水墨作品的装帧也很不一样,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我觉得西方油画里不可能找到这种偶然性,最多就是把颜料泼上去造成偶然性,而中国的材料,比如我在宣纸上加上咖啡,我不知到会出现什么效果,我觉得这种材质是活的,这样就会有很多偶发性在里面,这也是我创作的特点。

 

常易 外科医生 摄影 60×60cm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