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大师"展览前景介绍》

 

2011年底在巴黎塞纽齐博物馆举办的题为《认识西方——中国艺术家与巴黎:从林风眠到赵无极》的展览是中法两国文化交流领域中为人所津津乐道的一项活动。展出围绕二十世纪上半叶大批中国艺术家赴法留学的经历,首次呈现出它们在推动一种现代的、面向世界开放的中国艺术兴起过程中所包涵的重要意义。1919年至1949年期间,至少有几十位中国艺术家先后前往巴黎求学。留法期间,他们都希望能够学习、完善自己在素描写生、油画、雕塑等不同艺术门类中的专业技巧。他们也想往能亲自置身于这一世界艺术之都,感受其独特的韵味。在这些留法男女艺术家中,就有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冠中、赵无极等中国现代艺术大家,其中的一些更是已经位列世界艺术之奥林匹斯巅峰了。

作为中法两国艺术领域中一个经年久远而意义深刻的事件,我们不禁要问,当时两国艺术间的互为影响和艺术传承是如何产生的呢?事实上,许多艺术史专家也开始关注起这些中国现代艺术家和同时代的西方艺术家、尤其是法国艺术家之间的关联。概括来说,就是要了解这些中国现代艺术大师们曾汲取过哪些西方的养料,来走出一条崭新而富于创造性的道路,完成他们的现代性“革命”的。对这一问题的探询如今才真正得以开展。这也自然会引发对于中国现代艺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在国内外的价值开发及认可度的追问。自此,逐渐成熟起来的中国艺术就能开始直面其现代性孕育和诞生过程中的种种影响因素。如果说一些内部原因更为人们熟知——比如发生在十九世纪末的“文人画”危机,中西艺术家彼此间的密切关联却多少被人们忽视。关于这些非同寻常的关系,仍有着大量的书写和研究的空间。
 

要切实理解这一主题,就需要对这些中国艺术家的留法经历有一个细致严谨的观察。可以明确指出的是,这些经历与当时大多数人所想象的都十分不同,也使一些凭空编造出的艺术谱系黯然失色。在这段历史中,既没有一些著名印象派画家的名字在列(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在那个时代早已过世),同样也未包括二、三十年代各种先锋艺术流派的画家(这些人当时不是被看作“狂妄之徒”,就是被当成街头混混)。对此是否应该感到吃惊呢?并不,其中的缘由我们将在之后详述。但就此也无需感到惋惜,因为事实仍是让人乐观的。揭开上个世纪的面纱,我们就可以发现,曾有一些极其杰出的法国现代艺术家与当时的不少中国艺术家都有过直接交往。
 

我们能从一些看似简单却又是根本性的问题来逐步对这些艺术家进行了解:徐悲鸿和林风眠在巴黎学艺期间曾经师从哪些法国大师?中国艺术家在著名的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的求学情况如何?那些在巴黎蒙帕纳斯街区的自由画室是怎么回事?诸多此类的问题都需要我们去解答。

这些方面的问题正是近年来由杰奎琳文化艺术的研究团队提出并着力去解答的。从中很快能发现,在1900年到1950年期间得以赴法留学的两、三代中国艺术家都有幸和那个时代最重要的一些法国艺术家近距离相处并切磋技艺。其中涉及的确乎没有毕加索、马蒂斯这一层面的艺术家,但却是另一些如今不太为大众所知的名字,他们在当时代都是法国艺术舞台,也即世界艺术舞台上的“巨星”。正是这些艺术家真正让当时与他们往来的中国艺术家获得了宝贵的艺术知识和技能传承而受益匪浅。这种关系纽带有时会因为双方亦师亦友、亦父亦子的情感和尊重而愈发牢固,正如徐悲鸿和达仰-布弗莱,或是吴冠中和让•苏弗尔皮之间所保有的深厚情感那样。

近阶段,不少中外藏家都开始意识到了这一主题的重要性,及其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中所能体现的价值。完全可以设想在中国的美术馆展厅内挂起这些法国及欧洲著名艺术家的作品,使参观者的艺术之旅能得到双重享受。首先,能够同时聚集中西两方面的艺术珍作就意义深远,让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这段跨越两种文化、两个时代的历史。作为中国艺术家本身,也定会对自己的早年作品能和旧师故友的作品一并陈列而欣喜万分。而在总也展出印象派、或者毕加索式的立体主义大作的中国各大博物馆中,能够欣赏到一些别样的艺术作品也会是参观者的一大乐趣。

杰奎琳文化艺术负责从世界各地汇集与这段中法艺术交流史相关的私人收藏,至此藏品已达六十多件,且都是独一无二的原作。画廊在上海商城为这些藏品设置了理想的展示场所。其中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帕斯卡•达仰-布弗莱、弗朗索瓦•弗拉孟、保罗•阿尔伯特•贝纳尔等大师级画家的珍贵作品;同时也包括埃米尔•奥东•弗里茨、安德烈•洛特以及让•苏弗尔皮等其他著名法国画家的创作。这因而就涵盖了学院派和现代派两类画家的作品典范。这些中国艺术家在法国向大师们求教时,在自然主义和形式主义之间曾几经犹豫徘徊,但都能从各种流派中汲取了有助于推进中国现代艺术进步的元素,也坚定了各自的创作道路。尽管彼此存在文化上的差异,但这些中法艺术家都持有同一个理念:作为一个艺术家,首先就是要学习和践行一种技能。杰奎琳文化艺术因而致力在这一领域进行一次具有独创性的检验,使作品本身、以及关于艺术技能传授及艺术影响方面的问题解答都彰显出其价值。

作为范例,这里可以先了解一下法国学院派大师达仰-布弗莱具有自然主义风格的创作。这一类充满“悲悯”情感的作品曾使徐悲鸿深受触动——他在就读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之余的每个周日都去巴黎近郊的纳伊,跟随这位年迈的法国大师学画。(见《执着纺锤的小女孩》作品图片)

又比如,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末在巴黎学习的吴冠中,也就人体素描、线条的流动性以及油画创作中的用色等等问题求教过野兽派大师弗里茨并获得启发。(见《背转身的女体》作品图片)此类的交流和切磋都是杰奎琳文化艺术随着研究的深入将逐步展现给大家的。

 

杰奎琳文化艺术将于2013年4月16日至5月15日,在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举行 “大师的大师”巡回展的国内首展。届时,我们将把这个关乎中法两国之间相互沟通的精彩课题发掘、呈现给大家。

返回上一页